Contact us

Phone: +086 0319-5908988
NO.998, Gong Yuan east street, Xing Tai, Hebei Province
WeChat:05644661

第一时间阅览滨河资讯榜,
一榜知天下享受充满咨询的滨河。


Gong not regret, width is too public, the letter is one Ren yan.By his earnest activity, his
achievements were great. If you are kind, this will enable you to employ the services of others.

Book Recommend——Relying on self ( China Commercial Publishing House ,Emerson)

一.全面深化改革是公报最大亮点
  我认为这次公报最大的一个看点是全面深化改革。
  “全面”是指我们的改革从经济体制改革转变成整体改革。这个整体改革在公报里面总结为六个方面,是“六位一体”的改革。改革的内容除了经济体制之外,这次还明确提到了政治体制改革。其它四个方面是文化体制、社会体制、生态以及党建,一共讲到了六个方面。这六个方面,我认为是一个我们改革全面开花的标志性提法。
  另一个亮点是“深化”,以前讲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是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基础性作用,这次把“基础性作用”的说法,改变为“决定性作用”,我认为这是深化的一个标志。
  如果用六个字来总结,“全面深化改革”,是这次公报最大的亮点。
  二.财税改革将是未来重头戏
  我们财税改革的目标就是一句话:实现财权和事权的匹配。这个匹配有两层含义,一是各级政府之间要有财权和事权的匹配;再有一个是各届政府之间,即跨时期的财权和事权的匹配,也要实现。现在我们在这个领域发生的比较严重的事情是有些地方政府花掉了未来好几任的钱,留下很大的窟窿,让未来继任者填。这个做法显然是不可持续的。
  在这个领域里下一步要做的事挺多,财税改革体现着改革的整体性、综合性、全面性。
  首先我们应该做的是明确各级政府的事权。在事权方面,这次提到政治体制改革是一个基础工作,即各级政府的责任到底是什么,政府和市场之间的界限怎么划分。过去讲市场在资源配置里起基础性作用时,我们还给政府留下了巨大的空间。未来我们的体制是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给政府留下的空间就小了一些,政府的责任就会变小一些。这样的话,政府的财力不太需要像现在这么庞大,这是一个非常基础性的工作。
  第二件事是财权与事权的匹配。我们要充分肯定分税制改革的好处,未来中央和地方的税种要不要重新分配是需要讨论的事。在我看来,即便税种不重新分配,中央仍然在整个税收中占很大成分,我们也可以给中央政府制定一些规则来约束中央政府在分配资金时少一些自主决策的权力。中央政府要按照规则来分配财政资金,如此分配能提高分配的效力,能够让地方从中央得到的财政资金更有保障,更及时得到,地方政府对财政转移支付的钱能够形成稳定的预期,钱也能够花得更好一些。可见,财政改革也是一个系统工程。
  三.上海自贸区是改革重点突破的重要尝试
  本次报告中提到整体推进和重点突破相促进,自贸区的改革是重点突破的做法。
  在这个领域,我们希望发生的事情是以更大力度的开放来推动更大力度的改革。自贸区学习的榜样可以是香港,可以是新加坡,可以是纽约,自己可独立发展。我们希望自贸区市场运营规则、政府管理规则、政府调控的规则,与更发达的成熟市场经济体接轨。在这方面,我们有一个学习过程,需要有学习的机会。能在我们自己的自贸区里操练,是最好的选择。我们还希望在东部地区,特别是在自贸区里,在经济增长模式转变方面有自己的创新和突破,以这种突破带动其它地区以至于中国经济的发展。
我判断中国经济未来还是要看东部地区的发展。现在很多官员和学者把目光转移道路中西部,因为过去几年中西部的增长速度远远超过东部地区。但在我看来,中、西部的增长是一种“不待扬鞭自奋蹄”的增长,在现有体制下就能继续前进。而且中、西部增长的模式是拷贝东部地区十年前、二十年前的做法,没有什么创新。真正的创新希望还寄托在东部身上。希望上海通过自贸区的建设能够让我们看到这种希望,能够把这种希望变成现实。中国经济未来转型是否成功,希望还是寄托在东部身上。
  四.  农民自由进城的同时要允许别的要素流向农村
  在农民自由进城的同时要允许别的要素流向农村,特别是资本流向农村进入农业。用一句话来说,是“农民进城,资本下乡”。让要素自由地流入农村,农村才能够创造出更多的财富,农民才能够不离开乡土也能够富裕起来,在这方面我们有很多事情需要做。
  过去只是强调农民进城,在城市里打工挣得一份收入,一部分农民拿着他们的收入返土归乡,把他们的钱花到农村,农村状况得到改善。但这种挣钱花钱的速度对于农村状况的改善非常缓慢。另外,我们还做过一些城乡一体化的做法,但这种做法推广的意义不是很大,只能是在城市周边、部分城乡结合部实施此做法,在离城市偏远的地方没有办法做城乡一体化。
  如果我们允许资本流入农村、进入农业,那就不一样了。我们现在在工业和金融领域积累了大量资本。金融市场上不缺钱,但由于我们表面上保护农民,保护他们的土地,不让别人把他们的土地拿走,实际却导致农民没有得到新要素的注入,农业的效率提高比较缓慢,农民的收入、务农收入增长也比较缓慢。所以农业和工业之间的差距还是没有弥合,要想弥合这个差距,让资本流入农村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而要让资本流入农村,又是一个系统工程,还有很多的制度方面的工作需要做:一是资本要下乡,我们要打开合法性的通道;二是资本下乡,人才跟随资本一起下乡,他们的身份需要得到保障,这也是需要制度上做的事情;三是农民土地一旦开始流转,农民的保障确实会出现问题,在这方面对农民的社会保障也需要跟上。未来的农民不应该靠那块土地作为他们生存的保障,他们需要进入社保,社保提供给他们社会保障,来换取那块土地给他进行的保障。

Welcome to visit BinHe Group
Home|Contact Us|Website Map|Legal Statement|OA
BINHE Group,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BINHE, Hebei ICP NO. 13019232
Our company which offers website plan and visual design as the core of innovation.
BINHE Group:
Tel:  0319-5908988
Email:  binhexuanchuan@163.com
Address:  NO.998, Gong Yuan east street, Xing Tai, Hebei Province